快速推进——哨向(4)

四,向导
蓝馆的向导学员大部分是没服役的新手,老师则基本都来自军团,就是为了弥补实战和教学的差别,因为他们不只想培养向导,还指望能挖掘出后备役的指挥官。
每年的哨兵集训实际也是一种教学。理想状态,向导们认为哨兵都狂野迷人,哨兵们都觉得向导体贴可爱。可是战场上,狂野型的哨兵往往死得很快,羞涩的向导背后也许是个躁郁狂。早点认清现实,对双方都有好处。

但就在成心戳破五彩泡泡的活动中,有些人也能突然擦出火花来……不过,这样的好事,并没有落到弋痕夕头上。
他很明白,集训中阶段性的对抗比赛有很大程度的表演性质,所以一开始并没有理解对战哨兵的纠缠不休。

自从人类可以飞上天空作战,空军对步兵的歧视就根...

快速推进——哨向(谣夕)(3)

快速推进——哨向(谣夕)


架空、哨向,背景关系部分修改


三、记得

一直在坠落……很冷,冷到不觉得害怕。

然后……它出现了,挨着我,贴着我……

皮毛上结了霜,鼻子里喷着气,是热的!

那是一匹马,四条腿都细细瘦瘦的,小马。


山鬼谣慢慢睁开眼睛,房间里冷气很凉,一堆红绿黄指示灯闪烁的机器,和金属的质感气味。

林谷穿着白色工作服,在投屏上查看密密麻麻的体征讯号,“你干了什么?”他头也不抬的说,“指标都很正常。”

“我什么也没干。”

山鬼谣扭过头,他讨厌林谷的实验室,讨厌躺着的人体工学床,讨厌虚脱后湿重的厌倦感。

林谷...

快速推进——哨向(谣夕)(2)

快速推进——哨向(谣夕)

 

架空、哨向,背景关系部分修改

 

二、规矩

“你的任务,首期测试。”林谷敲打几下腕上的表盘,一串身份介绍传输显示在山鬼谣身旁的投屏上。

投屏非常大,占了半面墙,照片上的人脸和真实差不多。

“放小点,一堆脸看着真恶心。”

山鬼谣敲他的杯子,这有一张小圆桌,几把椅子零散放在各处,除了投屏,唯二的先进物品就是咖啡机,可山鬼谣却只用它接水喝。

林谷毫不气馁,又敲他的表,现在资料显示的少一些。

“怎么样,我给你争取到的,让你第一个挑。”

“歪瓜裂枣的。”山鬼谣动动手指头,有搭无搭的扫看了两页。

“你有多好看吗?吹爆了好吗?”

山...

快速推进——哨向(谣夕)

快推——哨向(谣夕)


架空、哨向,背景关系部分修改


一、自由


从前,我到过那个深渊,在精神海的无尽中跌落,数不清的迷失向导已经和石头一样僵硬,越来越多,像下着的雪,没有声音……哼,冷得要死。


“山鬼谣!”

房门在整个门框里逛荡,一面墙都要被扯得飞脱开。

林谷还在门外不停的摇晃,大声喊他,门把手和卡槽一起在松动的插洞中相互摩擦,大大小小的墙皮灰像雪片一样撒了一层。

山鬼谣伸直蜷缩的腿脚,碰到了床板,抬高脖子,脑袋又贴上了床头。他一把拂过头发,窗外的天色绝对没到生物钟自然醒。


床到门只用...

复仇者联盟的补课

即便从今天看,钢铁侠1依然拍得很好看。
钢铁侠和美队的三部曲更深入。

小辣椒一定是个女权主义者,她可没有哀怨还是母性的抱住什么,而是大喊我不和你睡了,太可爱,虽然可怜托尼都那么求她了,但还是喜欢她坚持的原则,包括对待天才,亿万富翁,花花公子,和钢铁侠。

泰坦星的战场可以避开无辜人,这大概是钢铁侠的索科维亚后遗症。

其实队长对托尼的看法是对的,他永远都不是一个战士,队长才是战士,用旧时美国的个人自由主义承担战士挽救和损害双面的责任。

但是很多人将钢铁侠看作托尼又一个炫耀的玩票的资本时,事实上,钢铁侠是另一种责任。

首先他来源于一个普通人,他首先看待的事物也是普通人的视角,比如班纳的身份,...

另一个故事——当日阳光(10~尾声)


戚市市立医院还从来没有经过这么大阵仗。

警察直接征用了整个一层高级院区设成禁地,并且迅速布置得设施齐全,监控、门禁,还包括窗外的临时电网。

而他们很不错的外科专家也出尽风头,进出总是警车跟前跟后。

太明显的特权体现招人闲话,不过沙爷面皮够厚,胆子够肥。

“区长打电话来,说咱们搞得太大形象不好啊。”

沙爷对精通官僚的副手翻翻白眼,“那是联合警察的人,手眼通天的,万一折在咱们手上,别说区长,市长他也得兜着走了。”

“可是把犯人也放在那儿……”

“一层楼呢,”沙爷瞪起三角眼,“折腾半天就放一个人,也太浪费了。毕竟纳税人的钱,咱们花的得有理由。”

副手领会了他的意...

另一个故事——当日阳光(8~9)


警局现在很空荡。

弋痕夕用跳跃的步伐跑上楼梯,侧着肩膀撞开沙爷办公室的门。

沙爷刚看见他就立刻站起来,“我一接到消息就通知了副队,但你们在电磁区域被耽搁了。拿到了什么?”他伸出手来接弋痕夕抓着的枪。


弋痕夕猛的错开半步,气得浑身发抖,“线人是谁?”他看着沙爷那张抹去了热切又变得深冷的脸,“到底怎么回事?!”弋痕夕双眼通红喊了起来,一脚踹在办公桌上。杯子晃了晃蹦到地面,泼洒出扇面淋漓的水渍。

沙爷伸着手,弋痕夕也不相让,紧攥着枪放在身侧。

沙爷的五官都皱紧了,第一次露出萧索的表情。

他打开手机划开屏幕,把手机推到桌子边缘。

弋痕...

另一个故事——当日阳光(6~7)


暖暖的天气催开了花树,细密的粉红小花点点落落铺开在枝干叶片间,探望三楼的窗口,悠悠摇曳。


沙爷的办公室窗户敞开,他坐在大椅子里,面对窗子,清闲的看着树花。

风也有了太阳的温度,在室内游荡,花儿淡得闻不出的气息,落满了身前身后。

啥也端起和他截然相反的胖大缸子,舒服的喝了口茶。

“怎么样啦?”


弋痕夕挤在桌子侧面,背对窗户盯着电脑忙碌。

他手眼不停的回答,“快好了,这两个家伙有点……麻烦……等等,这里有了。好了。”


弋痕夕把电脑转给沙爷,“你看,这里,这是胖子的,他名声不好,军火毒品都做过。那个帅...

另一个故事——当日阳光(4~5)

“零“作为黑帮的势力,历史悠久,涉猎广泛。

具体追述这个庞然大物产生发展的过程,可以写一本内容跌宕起伏的史说。在他们古老的遗产中,也确实有这样一本史料,每一代零的阶层最高点的那个人,会手按古本发誓宣言。

这个人,被称为“穹奇“。


第三家族,是其中会众最多,却也地位最低的部分,他们最大的产出价值是军火走私。

称为七魄之一的胄被派驻到戚市,几乎将戚市搞成了他的独家地盘。


戚市近十年在迅速发展,拆和建是这里每天发生最多的事情。

胄正好迎合了发展的需求,也好和老家底相互获利。

他的总部,名义上是建材公司,主要经营钢铁。

这座大楼占据着新区最好的地段...

另一个故事——当日阳光(1~3)

柱纹的电话响了。

那是个像磨具嘶嘶响的声音,她只好从正粘贴着的热潮的男人皮肤上分开自己,跨过了他。


“我想我没什么货物在你那里。”她懒洋洋又妩媚至极的说,眼睛盯着床上的男人,手指顺着自己身上的纹身滑动,她的纹身用火辣的红色涵盖了身上所有的性感区域。

男人用自信骄傲的派头,低声咒骂让她快点。他也有理由自信骄傲,柱纹深深的感觉着他生殖器高举的刺激感,但是……她最后讲到,“好吧,我现在过来。”

男人楞了一秒,他正在努力把血液从下面调集到脑袋里,柱纹高叉抬起腿,劈踢的气流甚至吹开了湿乎乎的体毛。现在他不需要思考了,叫都没来得及叫,男人眼睛一翻安静的落在枕头上。...


1 / 3

© 烟草种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